一方水土养一方人
  文/李卉芹 日期:2009-8-10 9:09:57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
 
    我们李姓是大户,最早的祖宗从山东蓬莱挑着担到辽东岫岩杨木沟落脚,一代又一代,生生息息,李家堡就是从那时候叫到现在。四弟的名字“李宝森”是祖父给起的。宝森一出生,就与我们一起跟着妈妈共同过着吃不饱饭,穿不暖衣,住不上房的日子,这种持久的困苦,漫长的饥饿,直到打倒四人帮以后才慢慢地扭转,宝森已经进入青年时代。就像一棵树,在风多雨少缺乏营养的岁月里成长,必定的体质软弱。但在那种恶劣的条件下却造就了宝森的品格,孝敬父母、兄友弟恭、善良仁慈、刚正不阿、意志坚强,一旦认定了绘画就决不动摇。寂寞之道培养了宝森与众不同的学识和气质,倔强的天性决定了宝森独特的绘画风格。
    宝森在家兄李宝瑞和贾平西精心指导、严格要求下,用长时间画出一批工笔静物,这批静物写生在古今中外的绘画里没见过,真正地体现了自家面貌。齐白石写意生活美得美不胜收,毕加索抽象生活丑得惊心动魄,这美和丑的两个极端皆妙在似与不似之间。宝森的静物是写实,但化用自己的艺术形式去表现生活,用自己的审美观点去选择生活,一幅好画应该是从客观现实中来,但最重要的是有宝森自己主观的一笔。
    这批静物写生其中之一是画的三双鞋,一双黑布面半旧的男式板鞋,一双我的布鞋,一双繡虎的红格布小鞋,三双鞋为一组,画面上方单独一块国产手表。其中之二画的是一篮红苹果,顶上一个绿苹果,李宝瑞和贾平西一起到野外弄的柳条,剥去绿皮,动手编制一个非常简单的篮子,又专门去买了精挑细选的苹果。其中之三画的是一堆画笔,大的大于刷帚,小的小如锥子,还有几管颜料,这张画是达到了最高水平的代表作。这三张画1981年在黑龙江省美术馆,请几位画家看,都赞不绝口。于志学先生说:“这个有(指作者)应该进省美协当专业创作员。”这三张画的强烈冲击力,使大画家发出毫无保留的肺腑之言,艺术良知在他的第一感觉里占据了上风。至于能使一个农村青年走进千万个画人都想进而进不去的省美协,于志学先生只看艺术作品本身价值,忽略了其它非常复杂的条件。
    1981年的春天是宝森兴奋、自信的春天,因为他听到了与自己并不相识的画家们的肯定,尤其于志学先生那句无私、真诚、直率的话,使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实力和品位。从此宝森更加不屈不挠、坚持不懈地画下去。历史使人不得不面对现实,历史使人不得不走自己的路画自己的画,即使知道那将要付出一生的代价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宝森终于长成一棵傲然停立在故土上的大树。
    宝森画静物的同时也画素描,家兄李宝瑞素描人物写生完全脱离学院派的方式,李氏素描体系的宗旨就是强调造型准确、素描关系准确、对真人写生。目的是为将来的中国画奠定基础。李宝瑞的《创作论》强调以章法写生,以写生表现章法,自然界里所有的东西都有自己的章法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只要耐心地去选择、去取舍、去写生。宝森的静物、素描和国画都是写生而来,他遵守《创作论》的原则画自己的画,随心所欲。所以后来宝森的国画才得心应手,作品不但走出家门参加国内各型展览,获得大奖,而且走出国门,在美国威尔明顿市、日本客山县等地展出,均获纪念奖和荣誉证书。启功先生讲写字,开始时规规矩矩地横平竖直,渐渐地可以歪歪斜斜去猎奇,去表现个性,但不管奇到哪里,都要掌握重心,立得住。宝森的画也是这样,只要踏踏实实地站在生活中面对自然,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表现生活的作品都会有重心,都会站得住,这就是宝森人生的老本。
    朋友是宝森的精神财富。曾经有人要制造一种友谊测量表,以朋友肯借给他钱的多少,对他的帮助有多大来定友谊的等级。还有人说急需或困乏时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。宝森对朋友只求“素交”,渗透身心的愉悦,不留语言文字的痕迹,不受金石丝竹的束缚,不着色象的素字就是不着色象的友谊。宝森和他的朋友们感情纯真,淡淡如水,老朋友健康豁达,新朋友坦诚乐观,绝不像金冬心的“故人笑比庭中树,一日秋风一日疏。”那么苍凉怅惘。近朱者赤,素友们使宝森的画更加恬澹、深远、直爽、脱俗,艺术,内质进入了高层次高境界。
    罗大佑在朱军主持的《艺术人生》中说人一辈子有三个老就够了老本、老伴、老朋友。宝森还不算老,但他给自己将来的老奠定了牢不可破的基础。
 
 
[返回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