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散着东方浪漫主义的氤氲
  文/老千 日期:2009-7-17 10:27:44
 

既不似李宝瑞飘洒放逸的浪漫,也不同贾平西严谨内敛的现实,李卉芹的作品呈现出的是一派清丽与婉约,浪漫中渗透出无可回避的现实存在,而于还原生活之间却又散发着浪漫的气息。

李卉芹不回避生活现实,也不回避自我表现,她是在两者结合中让艺术回到自身的。也就是说,她的作品洋溢着本土气质的现实感,它建立在艺术手法与生活现实之间。因为画家是直面生活的,那种写实表现性语言,那种富于构成意味的现代感很强的形式,都是中国画语境的转换、表现语言的转换,这两个重叠转换直接指向一种绘画气息的深刻变化。

当然,李卉芹的作品因其浓郁的抒情性带来了制作上的精致风格,这是指工笔而言。至于小写意一类,则弥漫着一种令人怀恋的乡土诗意。大写意作品则一派乡土野性。看得出,这是画家亲近生命体验的结果,她更愿意去领略那种原初性与丰富性,在表达上力求使语言风格化,这使她的作品洋溢着一种幻想性与概括性融于一体的诗意光泽。

从传统笔墨经验中解放出来,是李卉芹花鸟画获得成功的重要经验。作为当代画家,她怀着巨大的热忱,在当代生活的感性基础上,使水墨的表现力充分地活跃起来。在此意义上,李卉芹的作品处在“无传统”的临界状态,但这丝毫不意味着它缺少与中国古典或西方绘画传统的联系,更不意味着一种对立。对于李卉芹的“无传统”绘画,应该这样理解:首先,这是一种策略,旨在消解传统经验对创造性的压力,将创作还原到一种纯粹的、无任何心理负担的、不受绝对标准约束的创造力的原初状态。其次,它以一种直觉的方式自我提醒:当代花鸟画的创作应更深入地把握当代艺术的“无传统”本质。在当代中国画创作中,当代绘画与传统绘画纠结不清的关系中,这一性质似乎被遗忘了。当然,李卉芹的“无传统”绘画与一些同样以“无传统”、“反传统”为旗号的标榜不同,她致力于在“无传统”的自由中,在远离传统的地方双重地赋予传统和自身以新的活力。

在一种统一、整体的风格中,在保持艺术特色的情况下,有些作品则表现得朦胧空灵,并弥散着一种东方浪漫主义的氤蕴。只有站在高远的角度去看生活,保持一种对世界、对人生的冷静直观的态度,才可能本质地把握生活。贴得太近,往往视角会受到局限而只能看到一个侧面,难以画出生活的多面和立体,作品也容易在过于具体上导致失败。因此,李卉芹对生活采取了自己的关照方式,创作中运用了乡土视角,表现的基本上都是她所熟悉的乡土生活中的景物。但是,现在她毕竟距离那种生活远了,外形朦胧模糊了,内涵却更清晰深刻了。李卉芹努力要做的是唤起那些飘飘渺渺的感受和记忆,并以之去重新塑造那些生活,从而创造出似与不似之间的全新图景。

 
 
[返回]